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江南

半坞白云耕不尽,一潭明月钓无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前生缘今世情【14】铁血柔情  

2011-10-12 21:07:37|  分类: 小哞空间故事接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黑暗,原本是人类恐惧的来源。因为看不见,因为不可知,恐惧便油然而生。黑暗就像一只庞然的魔兽,可以吞噬一切。在黑暗中连时间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。
  纳兰走了没多久,那寒玉的光芒渐渐已投射不到。只如同一点萤火,又似一只发着幽光的眼睛在偷窥着他的行动。
  再往里走,拐了一个弯,连那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不见。纵使如纳兰这般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的人,在这样绝对黑暗,绝对安静的环境中,也不免有些不安。他尽量控制着呼吸,不敢大声的喘息。心想:“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到底有多大?似乎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,怎么也没到头?难道是通往另一个地方?”
  “咚”的一声,着实吓了纳兰一跳,可是马上明白那是水滴落的声音,只是在这样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。直到此时,纳兰才想起身上带有火折子,刚才一连串的事故,几乎没让他静下心来。连忙掏出来点亮,仔细的检查了一圈,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极大的空间之内,除了来时路,没有别的出路。也不知是天然的洞府,还是人工穿凿而成。在幽暗的火折子光芒中,透着一股诡异的色彩。
  然而令纳兰惊讶的是在这洞中竟然空无一物。这让他很不解,也很失望。首先想到的是:“一定有机关。”
  *******
  话说当时纳兰支开蓝月入了静园,蓝月只好的回到荷花小榭继续喝酒。此时,薛暮云刚到荷花小榭之下,便听见蓝月问寒秋道:“纳兰不知有何神机,偏让我们在薛家庄住了下来,你可看出什么端倪?”
  “我也猜不透。”寒秋沉吟道。
  “该不会是纳兰那小子看上薛家姑娘了吧?”蓝月打趣的说。
  寒秋正色道:“纳兰做事一向稳重,想来不会做些无谓之举,我们先等等看再说不迟”
  “话虽如此,但我们时间紧迫,也该有所行动才是,总不能这样守株待兔。”致远有点坐不住“方才薛暮云兄妹神色紧张,定有什么事情发生,纳兰跟去也有段时间了,不知进展如何?”
  蓝月剥了个花生抛进嘴里“我看薛暮云倒是个正人君子,定不会与皇宫失窃有关。”
  “我们也不必在这里胡乱猜测,天色已不早,我们且先回去休息,等纳兰回来问个清楚。”寒秋起身对致远、蓝月说。
  薛暮云见寒秋站起,便提劲飞身掠到假山之后。心想:“原来他们也不知情,看来此事还需纳兰解释。我先去看看夏篱,再去找他也不迟。”等寒秋他们走远,薛暮云随后展开轻功飞向流云轩。
  月已西沉,天地间安静的只剩下疏落的虫声低语。他们各怀心事,都没注意到隐隐约约之中一个诡秘的身影从另一座假山之后穿出,往静园方向疾驰而去......
  薛暮云到了流云轩,轻轻的叩响夏篱的房门。“篱,我是暮云,睡了吗?”他温柔的问道。
  “没啊!”夏篱开了门,面带微笑,深情的凝望着薛暮云。
  薛暮云轻轻的搂过夏篱,抚着她如云的秀发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。缠绕了千年的情结,在方才壁合的那一刹那,解开于无形。此刻彼此的心头只剩下了浓浓的爱意。
  有人说爱情只是个传说,有人说爱情是虚伪的,也有人说爱情是最不可捉摸最可怕的。但不能否认的是在爱情来临的时候,在心灵交汇的瞬间,在花前月下柔情蜜意中,灵魂会有种莫名的悸动。它会让人忘记了世间动荡和人生苦难。虽然说它求之难得,却不能排除它的存在。
  薛暮云和夏篱此时正沉溺在这样的爱情之中。
  夏篱小鸟依人般依偎在薛暮云怀里,柔声的说:“暮云,真幸运能遇见你!”
  薛暮云用双手温柔的捧起夏篱的脸,注视着她“篱,你是上天赐给我的,我会用一生去守护你。不,是生生世世。”
  不要说儿女情长,百炼钢铁也会化作绕指柔。
  忽然薛暮云想到了什么,摸了摸夏篱的额头,紧张的问道:“现在还难受吗?”
  夏篱抿着嘴含笑的摇了摇头。
  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薛暮云轻吻了夏篱的额头。
  “对了暮云,刚才我们昏迷的时候,你看到了什么场景?”
  “好像很多,很长,可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。只记得,刚开始的时候我看到了有块玉在空中晃着晃着,突然裂成了两半,然后我听到一个声音在说‘原是瑶池碧玉,纵然分作两极,生生世世,难舍难离。’之后画面又换了好几回,可是我能感觉到当中总是有你。”
  “我也是这样,暮云,原来我们真的是注定的。”夏篱很激动的说“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记不起来,是从哪里来的呢?”说到这里又有点黯然。
  “傻瓜,哪里来的并不重要,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可以了。”
  “难道你不好奇我的过去吗?”
  “好奇,但是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。假如篱那么在意过去,暮云一定会陪着你找回记忆。”
  夏篱紧紧的抱着他“谢谢,暮云。”
  薛暮云轻点了一下夏篱的脸“以后不许篱说见外的话。”
  夏篱心里甜甜的,笑道:“好吧。那篱从此就拈着暮云,看把你烦的。”
  “哈哈,欢迎!”薛暮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喜悦在心中弥漫。想说与别人知道,又不希望别人知道。
  东方既白,薛家庄里的公鸡鸣声已起。晓风微凉,透过流云轩的纱窗让夏篱打了个寒颤。
  薛暮云心疼道:“小心别着凉,天都快亮了,篱快去休息一会儿吧!”
  夏篱温顺的答道:“好吧。”
  薛暮云为夏篱盖好被子,看着她睡去之后,匆匆的喝了一盏热茶,朝静园走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ttp://canningxiali.blog.163.com/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