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江南

半坞白云耕不尽,一潭明月钓无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前生缘今世情【10】惺惺相惜  

2011-10-08 20:52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薛暮云一夜无眠,思索着近日发生的种种事件——夏篱的离奇出现,以及肩上和自己吻合的半块玉的刺

青;闯入静园的神秘女子和那盏玉灯。还有那图的莫名不见,似乎都预示着自己的人生即将有不平凡的经

历。
  清晨,薛家庄沐浴在一片朝阳渲染的宁和祥静之中。远山庄严的矗立,以不变的姿态,见证着日月往来

,时光荏苒。
  薛暮云伫立在后山书社的门前,凝望着远方。
  “少爷,有客到访。”薛晓三跑来禀报,把他从沉思中惊醒。他回过神问到:“生人还是熟客?”
  “有位爷有点面善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”
  “快请到大堂奉茶,我稍后就来。”
  他换了一套衣服,随后便下山来到大堂。只见一位风度翩翩,满脸笑意的公子起身拱手道:“久违了薛

兄。”
  薛暮云有点惊讶,不知此人此时何以会出现在此地?但心中甚是欢喜,虽与此人相交不长,可是相当投

机,于是笑道:“原来是纳兰兄,那日匆匆一别,不想今日再会,纳兰风采更胜往昔了。”
  虽然多时未见,却丝毫不显生分。纳兰心里也是高兴“薛兄见笑了。”说着一一引见了各位兄弟“寒秋

、致远、蓝月,这位便是薛家庄主人薛暮云。”
  薛暮云环顾众人皆是剑眉星目,卓尔不凡,拱手微笑道:“幸会,幸会。”
  蓝月见他风神俊朗,器宇轩昂,言行举止,不入俗流,心想当真是人中龙凤。接道:“久闻薛兄之名,

今日一见,果然不俗,不愧皇上钟爱有加。”
  此时寒秋和致远也对他是另眼相看。大家竟都有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感。
  很多时候交朋友,也看那一面之缘。有些人纵使相处一辈子也没什么交情,有些人则是一见面便是“与

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来。”
  “蓝月抬举了,实在是愧不敢当。对了,各位到此不知是否有公事在身?”
  纳兰呡了一口茶,“我等此次是追查宫中一件失窃案而来,路过贵庄,特来拜会。”
  “噢......不知何人如此大胆,敢在皇宫行窃?”薛暮云有点吃惊。
  “唯一的线索是一张绣有‘兰花指’图案的丝绢。”
  “那何以会追踪至此?”
  “不知薛兄可认得一个叫金燕子的女子?”
  薛暮云心中疑惑,又是个女子,不禁想起静园中的神秘女子。口中说道:“从未听说过。莫非此人有嫌

疑?”
  “暂时尚无眉目,只知此人近日在薛家庄附近出现,所以才会到此。”
  “既然如此,诸位不妨小住几日,也让小弟略尽地主之谊。以逸待劳,希望会查出点端倪。”
  “那就打扰薛兄了。”纳兰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  蓝月生性随意倒是没觉得什么。寒秋和致远却猜不透纳兰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时间紧迫,他倒在这

里住下了,但他们也都相信纳兰此举必有其用意。
  夜风微凉,明月初起。天地间蝉鸣鹊噪,却是静里乾坤。薛暮云在荷间小榭置酒千觞,邀来寒秋、致远

、纳兰、蓝月,对月共酌。
  “好一派良辰美景!”蓝月不由的感慨。
  “身在朝廷,比之江湖,更不由己。如此境界可遇而不可求。”寒秋轻叹道。
  致远也若有所思道:“有时候我也在想,找个安静的地方,种花耕读。”
  人生的风景,该以怎样的笔墨去形容, 又该以怎样的目光去审视,以怎样的灵魂去容纳?
  人生并不是永远都像想象的那般美好,生命中本就有许多无可奈何的悲哀和痛苦。
  我们最终的归宿会是怎样?多想也是徒劳。
  这个世界上,这个人生,再也没有比想更不快乐的事情了,因为你想的事,通常都是你做不到的。你日

日夜夜的想,想的死去活来,你能想得到吗?所以顺其自然,随遇而安才是人生的真谛。
  纳兰还是满脸笑意:“既然今日主人盛情,我们不妨痛饮一番,先把那些事放到一边,大家意下如何?


  蓝月早已按耐不住大声说道:“举双手赞成。”说着便飞身上了荷间小榭。
  “薛暮云在此恭候多时,诸位快请上座。”
  席间的竹叶青刚温至恰到好处,同干一杯之后,蓝月嬉皮笑脸道:“好酒!据说酒若加上女人,就能使

各种人忘记各种痛苦。”
  薛暮云大笑:“哈哈,酒不能解决任何人的痛苦,却能使你自己骗自己。”
  纳兰:“此话真理。酒分多种,有悲情的酒和豪情的酒,悲情的酒是‘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’,豪情

的酒是‘醉里挑灯看剑......’”
  此时寒秋被他们说的豪气顿生,“饮酒需得知己。”举杯一饮而尽。
  致远也不甘示弱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......”干了一盏。

  薛暮云含笑啜饮一口“有幸与各位相识,实属人生一大快事!”
    “哥哥,哥哥”小眸匆匆的上了小榭,对着纳兰他们点头微笑了一下,走到暮云身旁,轻声道:“不好

了,夏姐姐突然昏迷不醒,发着高烧,口中还是一直叫着你的名字,快去看看吧!”
  薛暮云听了心中仿佛被什么刺痛着。回头向纳兰他们说:“实在抱歉,小弟恐怕要失陪一会。”

  “无妨,自家兄弟,不必客气。”他们异口同声。纳兰接道:“再说这荷塘月色,我等正要赏玩一番,

方不负此良夜。”

  “那好,诸位稍坐,我叫晓三再送些酒来。”

  说完便同小哞往夏篱住处,急行而去。
  薛暮云见夏篱双目紧闭,两颊潮红,更显得妩媚动人。情难自禁的心生怜惜。同时听到夏篱梦呓般微弱

的反复吟着:“前生缘,今世情,与君暮暮与朝朝......”
 
 
 
 
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