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江南

半坞白云耕不尽,一潭明月钓无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前生缘,今世情【26】解开诗谜  

2012-02-12 22:16:53|  分类: 小哞空间故事接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生缘,今世情【26】解开诗谜

 

 白日箫楼头,南山孤雁愁。
  须得六月里,四处竞渔舟。
  薛暮云和三忆看从羊皮卷上抄录下来的诗谜,陷入了沉思。
  “这首诗写的是在冷落的深秋,怀念六月的景色。我想我们要找的答案和诗意无关,还得看字面。”薛暮云沉吟的说道:“这里的白日指南海白家无疑。”
  “箫楼有可能是一个地方,也就是白家的所在。”三忆接道:“南山应该指虎,而不是方向。”
  “那方向就是北,雁自北来,勉强可以解释。”薛暮云指着羊皮卷的上方。
  “这样一来前面两句可以概括为:白虎在南海之北一个叫‘箫楼’的地方。可是这后两句该如何解释,六月指什么?渔舟又指什么?”三忆问道。
  薛暮云也是百思不解,苦笑着摇头。
  他们盯着羊皮卷,那羊皮卷即没有标识,也没有线路,只是一些杂乱无章的线条,根本不能称为地图。
  两人苦苦思索着,却找不到一点头绪,也不明白诗谜的后两句到底怎么解释。
  “或许我们思路不对。”三忆也是摇头。
  这时薛暮云忽然想到什么,拍手道:“对了,我家妹子小哞,她对诗词最有研究,而且机灵聪颖,见解独到,她能解开这后两句亦未可知。”说道这个疼爱的小妹,薛暮云脸上堆满了笑意和得意。
  他们不仅是兄妹,更是朋友和知己。很小的时候薛暮云的父亲薛经纬对他说:“谦谦君子,忍让三分。”薛暮云就说:“别人欺负我一次两次我可以忍,要是欺负小哞,我跟他拼命。”弄得薛经纬哭笑不得,说也不是,骂也不是。
  “如此快请令妹看看,解开这诗谜,我们也就知道如何行动了。”三忆有些迫不及待。
  “那好,三忆兄稍等,我这就去请她来。”说完便出了回风阁,朝流云轩而去。
  他知道此时小哞一定在夏篱的流云轩,自从夏篱来了之后,小哞平时基本上和她粘在一起。心想刚刚好可以看看夏篱。这不想还好,一想起夏篱,薛暮云恨不得马上飞到她身边,这世间再没有什么比夏篱温柔的笑语,娇艳的的脸庞更美的了。只是白天里有下人在,不便施展轻功。于是他加快了步伐。
  流云轩建在一片碧竹之间,旁边有假山和流泉。幽静清雅。
  此刻夏篱和小哞正坐在流泉旁煮茶说笑,见薛暮云正站在不远处痴痴地看着,夏篱看到薛暮云那模样仿佛也痴了。倒是小哞调皮的说道:“薛大公子傻站在那里做啥?还不快过来请安,篱姐姐一高兴兴许赏你一杯茶吃。”说的夏篱“扑哧”一笑。
  薛暮云面带微笑的走到他们身边:“你们倒是好雅兴,小生给两位‘姑奶奶’请安了。”
  夏篱又是一笑:“好了,坐吧,勉强赏你一杯茶。”说着给薛暮云倒了一杯茶捧着送到他嘴边。
  两人自然说了一番情话。看的小哞故意用手掩着脸:“哎呀!肉麻!”
  薛暮云大笑,也开玩笑的说道:“篱,可否借小哞帮个忙?”
  夏篱忍着笑:“那你得问小哞愿不愿意咯!”
  薛暮云眨了眨眼睛,拱手向小哞道:“小哞姑娘,本公子有一事请教,须得到我回风阁一趟,不知愿意否?”
  小哞装着咳嗽了一下,也学着薛暮云的样子一拱手:“薛大公子有请,三生有幸,请了。”
  夏篱看着这对活宝一样的兄妹,终于忍不住又一次笑了出来。“那你们快去吧!”夏篱说。
  薛暮云和小哞送夏篱回了房间,径直往薛暮云的回风阁走去。这期间薛暮云简略的介绍了一下三忆的来历和羊皮卷的事。
  等看到三忆的时候小哞基本上已经把事情了解了个大概。
  薛暮云自然又是向两人介绍了对方。
  他们微笑的点头示意,算是问好认识了。
  薛暮云又恢复了正经,对三忆说:“我已经将经过简略的和小哞说了。”
  接着三忆把他们抄录下来的诗谜递给小哞:“小哞姑娘看看,可否能解得出来。”
  小哞凝神看了一会,说道:“你们解得前两句,我也那样认为。”
  “那后两句呢?”三忆问。
  “我觉得关键不是六月和渔舟这两个词,我们应该换一种思路,不应该同前面两句那样的解法。”
   三忆微笑。 
  “那小哞怎么看?”薛暮云也问。
  “你们可有注意到后面两句有两个数字,分别是六和四?”
  “这数字代表什么?”薛暮云又问。
  “我的意思是有没有可能取第六个字和第四个字?”

  “有可能。”薛暮云和三忆同时答道。

  “如果前面两句的推论成立的话,组成的这个词应该是个名字‘南楼’。”

  薛暮云和三忆对望了一眼,他们都同意小哞的解答。

  “小哞姑娘,果然才思敏捷。三忆佩服。”三忆由衷的说道。

  “现在这些都是我们的推测,在没有证实之前只能当做是参考。”

  “这已经算解出来了,至少现在有个方向。”薛暮云总算放松了一点“至于那羊皮卷上的线条,究竟是不是地图,再慢慢研究了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