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江南

半坞白云耕不尽,一潭明月钓无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前生缘,今世情【24】羊皮卷里的诗谜  

2012-02-09 21:17:57|  分类: 小哞空间故事接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长夜已尽,所有的黑暗都已过去。又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  清晨,有风。朝阳透过窗户照在三忆的脸上,他从醉乡中醒来,他已经忘记昨夜与纳兰喝到什么时候。只记得他们拍开薛暮云最后一坛藏酒泥封的时侯,听到了远处报晓公鸡的第一声打鸣。
  他起身推开窗户让阳光直射到身上,若你仔细看,或许会发现在他沧桑的脸上那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。或许那便是对过去的一种释然。
  此时纳兰也已醒来,伸了个懒腰,看着窗前的三忆问道:“可好?”
  “还好。”三忆转身面对纳兰。
  纳兰苦笑:“唉,酒的唯一坏处就是,醉醒之后的头痛!”
  三忆淡淡的:“头痛有何不好,那证明还活着,只要活着,无论什么样的痛苦都会过去。”
  三忆的痛苦,纳兰的痛苦,此刻或许都已经过去。而等待他们的可能将是一场惊天的波澜。
  ***********
  薛家庄,依然是威严的坐落在天地之间。像那些傲骨铮铮的人,无论多少次风雨,都屹立不倒。
  纳兰,三忆进了薛家庄,纳兰领着直接往薛暮云的居室。
  薛暮云见了纳兰,开口便问:“昨夜纳兰兄何以中途离席,遍寻不着?弄得大家满腹狐疑,少兴的很。”
  纳兰像是早就想好了说辞,笑道:“实在抱歉,闻得蓝月说故人也在此地,便想找了来,为大家解疑,免得胡乱猜测。不想回来时,你们已经散席。两人只好冒昧跑到薛兄后山书舍中把你的藏酒喝得精光,薛兄不会见怪吧?”
  说着为三忆引荐:“这位便是薛家庄现任庄主薛暮云。”指着三忆“这便是昨夜蓝月所说的三忆了。”
  薛暮云见三忆虽然衣衫略显破旧,但精气内蕴,自有一番风度。忙道:“美酒须得豪客,正如古琴须得知音。酒得两位,可谓幸也,岂会见怪。”
  接着两人又是客套了一番。纳兰识趣的说道:“三忆找薛兄有要事,我先行告辞。”
  待纳兰离去,三忆开门见山问道:“庄主可曾听说过‘逍遥老人’?”
  薛暮云有些惊讶,思忖着:“听父亲说过这‘逍遥老人’是爷爷的结拜兄弟,是一位不出世的高人,江湖中少有人知。父亲也是在爷爷留下的遗书中得知的。这三忆从何而知?想是和他有关系。”
  于是问三忆:“家父曾提起过,不知三忆兄与这‘逍遥老人’是?”
  三忆略有悲戚之色“正是家师,他临终嘱咐我将一物交给庄主,尚有一些事情言明,事关重大须得防隔墙之耳。”
  这时薛暮云想起父亲曾把它爷爷的遗书交给他,遗书上这样写到:吾子孙谨记,吾有一结拜兄弟,学究天人,号‘逍遥老人’此号仅吾一人知之,若日后有自称‘逍遥老人’或弟子者,勿疑。若有事相告,有物交还,无论事多离奇,尽可全信,薛门之密亦可全数告之,切记、切记!
  薛暮云连忙闭上房门请三忆到内堂说话。并将遗书之言说明。
  三忆拿出羊皮卷交由薛暮云,又将昨夜说给纳兰听的说了一遍。
  薛暮云听完又喜又惊,喜的是终于知道薛家那看似普通的铜鼎的秘密,惊的是事情过于离奇,往后更是责任重大。
  三忆接着又说:“家师还说过铜鼎只要配合某些物件,或许能开启时空之门。至于是什么物件家师也未全知晓。”
  薛暮云沉吟了片刻:“那‘逍遥老人’可有说知如何辨识青龙、白虎、朱雀?”
 “只知道白虎是南海白家中的某一人,只要破译了那羊皮卷便可找到。青龙、朱雀并没有说明。”三忆也有些困惑的说。
  “看来此事不易。”薛暮云有些为难。
  “家师说过,天数已定,自会水到渠成。”
   薛暮云抱拳一揖:“薛某不才,不想担此大任,三忆兄可否愿意留下帮忙?不,按辈分我该叫你师叔才是。”
  三忆忙回道:“江湖儿女何必拘于俗礼,再说我们年纪差不多,你我直以兄弟相称最好。再者家师曾为我卜的一卦,卦象云,我的归宿便在此事之中,自当义不容辞!薛兄不必客气。”
  薛暮云知三忆是豪爽男儿也是性情中人,甚是好感“依三忆兄之见此事该如何着手?”
  “现在我们手头只有那关于白虎的羊皮卷,自然从南海白家开始,或许之中也能找到些青龙、朱雀的线索,薛兄不便,便由我去找,你看如何?”
  “实不相瞒,现在庄中发生了很多事。就有劳三忆兄了!”
  “无妨,三忆自幼漂泊,习惯了风尘,等研究明白那羊皮卷便出发。”
  “如此甚好,明日小弟带三忆兄,去看那铜鼎,借兄之才或可有所参悟。”

  “见笑了,我们不妨先看看羊皮卷。”

  “是了。”说着便展开羊皮卷,见上面都是些无规则的线条,应该是地图。角落有一处很大的空白处,应该是指海。不过两人看了半天,也没找出个所以然来,不免有些沉闷。

  “三忆稍坐,一时半会也难弄清楚,我去沏壶茶来,我们再慢慢研究。”薛暮云说道。

  茶是上好的龙井,汁液淡绿、清透,薛暮云为三忆添了一杯,此时三忆斜坐在书桌边上,正好瞥见茶水从羊皮卷空白的地方斟下,忽然笑了起来“水里有字,不,是羊皮卷上有字,透过水可看见。”

  薛暮云大笑:“哈哈,果然是水到渠成。”

他们找来了一个透明的杯子,加满清水,对着那空白处,看见上面写着:

白日箫楼头,南山孤雁愁。

须得六月里,四处竞渔舟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